刷一门课20元,细数高校刷课现象

再精心打造的“人设”,也不過是一種刻意呈现齣來的形象,實質上是一種營销行爲

微信客服

點開網络短视频平臺,會發现不少明星網红账號有着鲜明的個人特徵。他们大多主打妝容颜值、唱歌跳舞、搞笑诙谐等特性,每推齣一個短视频作品,都嚴厲契閤账號调性,也就是常说的“契閤人设”。而特定的“人设”也吸收着特定的粉丝群體,成爲挪動互聯網時期的粉丝文化现象。

所谓“人设”,即人物设定,简單來講就是在内容平臺提早设定并演绎齣一個相對完好的人物,如高颜值形象、“學霸”、“女神”等等,他们置信精準人设可以精準吸粉,盤绕“人设”籌劃推齣短视频、圖片等各類作品。若想在相關平臺取得受眾,必需提早選择好“赛道”,并在“人设”限定下持续推齣精準匹配调性的作品,這既由平臺算法决议,也是基于粉丝愛好的设计。

在一些互聯網内容平臺,應用“人设”打造明星網红、吸收粉丝并停止流質變现,已構成一整套成熟的商業形式。在“雙11”等重要消费節點,有着讨喜“人设”的明星網红,動辄“帶货”上韆萬元,這既證明瞭粉丝经濟的宏大潜力,也阐明“人设”作爲一種商業形式的勝利。以至有人说,要想在短视频、社交網站走红,就必需预先设计好“人设”。

但是,安康的粉丝经濟應當统籌经濟利益和社會效益,正確的商業逻辑也需求與正確的價值導嚮相分離。“人设”究竟是人爲设定,假如名實不副、德不配位,形象则可能“逆转”。近年來明星網红“人设崩塌”的狀况并不鲜見,例如某“人设”爲“學霸”的男明星學歷造假事情、某標榜本人纔氣多樣的明星露馅事情、“網红帶货”中重數量轻質量问题等。调查中顯现,超越半數粉丝錶示追星是爲瞭视其爲典範,嚮其學習,假如明星網红的“人设”有其名而無其實,则不隻會形成负麵的社會影響,更會對粉丝群體構成负麵的價值導嚮。

再精心打造的“人设”,也不過是一種刻意呈现齣來的形象,并不一定是真的,實質上是一種營销行爲。但是,真正的自我最终是錶现在日常的言行舉止中,錶现在工作與生活的方方麵麵。假如把人生也當成瞭一场帶着“服化道”的“扮演”,演得再好,也總有齣戲的時分。粉丝關于明星“人设”的真正等待是,返璞歸真、找到自我,不時打磨技藝、沉澱涵養,走齣一條更爲地道的演藝道路,將德藝雙馨作爲本人的職業目的和人生價值。

引導粉丝文化释放更多正能量,網络平臺同樣责無旁贷。網络平臺帶有自然的传播屬性,這使得挪動互聯網時期的粉丝经濟呈现齣传统经濟不具備的特性,即更具有社會屬性、言论屬性,從一開端就在商業逻辑、经濟運转中附帶瞭價值引導的功用。正因而,無论是“人设”還是其他商業形式,都應该在经濟效益之外追求社會效益最大化,讓粉丝群體成爲社會標準的守護者、言论正能量的發扬者,讓粉丝文化驶入正確的價值航道。